注册
关闭
現在財經

現在財經

发布于 2019-12-13 阅读量 2071

前进或观望,各国央行数字货币何去何从?

鸵鸟夜班编辑部:又到了一个无聊的周五,现在的行情基本上属于你看看我,然后我看看你,然后互相问一句,什么时候回家过年啊?他们也说了,现在这个点回村里过年的都是屌丝,到29、30回去过年的才是高管或者老板。所以,同志们,我们加油,一定要假装忙碌到29、30才过年好不,至少在气势上,我们肯定不会输的。

但是,各国的央行数字货币的事情,谁赢谁输呢?

2019年对数字货币来说是不平凡且意义重大的一年。这一年,数字货币的发展跌宕起伏。社交巨头Facebook推出Libra引发全球关注,褒贬不一,或被监管机构质疑,批评的一无是处;或被大力支持,被看做改变世界的创举。加密货币面临史上最难抉择。2019年末,鸵鸟夜班编辑部特别整理了世界各国央行对加密货币的态度,带你一观2019加密货币的命运沉浮。

数字货币竞争日益激烈

“如果美国监管机构最终不考虑天秤座,并决定不起草鼓励美国加密创新的法规,那么中国的CBDC可能在战略上处于有利地位,将成为新兴经济体事实上的全球数字货币。”

加拿大皇家银行分析师对中国央行将推出数字货币分析道。有人称这是杞人忧天,但实际上,各国央行和政府都在虎视眈眈盯着中国。中国一旦首先发行数字货币,将在世界经济盘旋上获得优势,甚至改变世界经济格局。无论是货币主权争霸,还是捍卫货币主权亦或是紧跟形势利用数字货币打造无现金社会,竞争都摆在眼前了。

不管是Libra还是中国央行数字货币都让各国央行深感担忧,但数字货币带来的一系列问题也让他们望而却步。前进还是观望?这是各国央行正在思考的问题。

今年6月份,全球社交巨头Facebook宣布推出数字货币Libra,不只加密领域,各国央行更是议论纷纷。加密货币因其价格波动大、隐私性强、被用来洗黑钱、用于暗网交易等不安全属性被各国央行拒之门外甚至屡次想要扼杀。但libra项目让他们重新审视加密货币,中国或许成为第一个推出央行数字货币的国家更是引起恐慌,或许是时候改变对加密货币的看法了。

前进或观望,各国央行数字货币何去何从?

反对or中性态度,没有必要发行数字货币

经调查,在美国,58%的美国人听过比特币,超过70%的州已经制定应对加密货币或区块链的法律。然而,尽管数字货币在美国如此流行,美国央行却始终容不下加密货币Libra等加密资产。从国会议员、政府官员到央行行长再到国家总统特朗普,都对加密资产抱有一种不可信任的态度,虽然扎克伯克和其他一些加密资产拥抱者苦口婆心、声泪俱下地再三劝说,监管机构仍不为所动。加密被拒的原因不外乎是数字资产威胁到整个金融行业的稳定性,加剧市场价格波动,对消费者、投资者和企业产生不利影响。甚至威胁到国家安全、网络安全和个人隐私,并对全球货币和支付系统造成严重不利影响。

相较于美国这种悲观的态度,韩国、德国等国家似乎对加密货币没那么重视,他们对现有的货币和经济制度似乎感到特别满意。

前进或观望,各国央行数字货币何去何从?

俄罗斯央行行长Elvira Nabiullina在创新金融技术论坛(Finopolis Forum)上表示,俄罗斯中央银行认为显然不需要发行央行数字货币。

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在出席欧洲央行论坛时就表示,目前虽然没有看到加密货币存在严重问题,但是日本央行没有任何计划发行加密货币,不过央行正在密切关注加密货币的发展。

韩国的态度则更加明显,10月29日,在由韩国银行与韩国支付协会联合举行的题为“2019支付结算制度研讨会”上,韩国银行金融结算局局长Kyong-sik Hong表示:韩国的支付结算基础设施非常先进,各种支付手段非常发达,因此几乎没有必要发行中央银行数字货币。

鸵鸟夜班编辑部此时想说一句:话说的这么满,以后可千万不要打脸~

跟随潮流,发行央行数字货币势在必行

加密货币开始摆脱泡沫的初始阶段,这也使全球越来越多政府开始考虑在公众日益增长的需求下使该国的加密货币使用合法化。

虽然日韩德等国家认为没有必要发行数字货币,但有些国家甚至一直抨击加密货币的央行等金融机构已经意识其重要性,决定加入加密潮流。某些国家央行行动非常迅速,直接越过漫长的研究阶段,直接发行数字货币。

中国从2014年就开始研究央行数字货币,据《财经》报道,由人民银行牵头的央行法定数字货币试点项目有望在深圳、苏州等地落地。

就在预测中国是否会成为第一个推出数字货币国家的时候,突尼斯中央银行突然站了出来,宣布已经推出本国货币Dinar(第纳尔)的数字版本“E-Dinar”,成为了全球第一个发行中央银行数字货币(CBDC)的国家。据了解,E-dinar可以在公民之间转移,商店、咖啡馆和餐馆将在几个月内接受这种货币。突尼斯央行还计划将其用于跨境支付,以绕过对美元的需求。

有业内人士认为,突尼斯的此次“突袭”,可能成为各国央行推出CBDC的前哨。“就像荷兰国际集团报告所说的那样,央行数字货币可能很快就会进入批发市场。”从目前形势来看,这种推测确有可能。

跟法国相关的加密新闻不是很多,但一出手就是“大手笔”。法国作为一个浪漫之国,在数字货币领域却是雷厉风行,法国央行计划在2020年第一季度测试发行央行数字货币。 

前进或观望,各国央行数字货币何去何从?

泰国也不甘落后,泰国央行行长Veerathai Santiprabhob在新加坡的一次会议上表示,发展中央银行数字货币目前正在筹划中,这是央行努力在各个领域尝试区块链技术的一部分。今年7月,泰国央行副行长曾公开表示,与香港金融管理局合作的央行数字货币研究项目正进入第三阶段。

瑞士国家银行和国际清算银行已签署一项协议,在国际清算银行位于瑞士的创新中心进行合作。瑞士中心最初将专注于两个研究项目,其中一个就是中央银行数字货币(CBDC)。

相对于其他央行行长嘴上或否定或肯定的态度,瑞典中央银行对待加密货币的态度是认真的,直接制定了关于国家银行如何实施自己的数字货币的六步计划。瑞典的数字货币必须满足以下条件:1.必须24/7全天候可用,并无论钱款大小,都可以在任何地方付款;2.跨境交易是必须的,瑞典数字货币也必须易于转换为其他适合的货币;3.必须更新法定货币法律,使其管辖范围内包括数字货币;4.数字货币将直接由银行自己发行,并由瑞典中央银行监督;5.数字身份证将伴随数字货币,以防止洗钱和不当使用;6.实物现金仍必须保留,以便当数字货币系统出现故障时作为保障。满足上述所有六点的时间表尚待讨论,但瑞典数字货币最早可能要等到2021年才能完全成熟。可以看出,瑞典在发行数字货币方面还是持谨慎态度,必须保证在监管之下,而且必须反洗钱。

在看到各国准备发行数字货币之后,印度终于坐不住了。十八个月前,印度央行下令禁止银行、电子钱包和支付网关提供商为加密货币交易所和其他与加密货币交易相关业务提供支持 。然而现在,印度的态度发生转变。印度央行称其已计划开发央行数字货币(CBDC),但尚未公布具体实施计划和时间。印度央行行长 Shaktikanta Das 表示随着技术发展,印度储备银行将在适当时候认真对待央行数字货币,但目前还处于起步阶段。

前进或观望,各国央行数字货币何去何从?

世界各国中央银行已经意识到未来数字化的发展趋势。虽不知道这场数字货币竞赛结局如何,但参与进去是值得尝试的一件事。

英国央行行长卡尼此前发言称对央行数字货币持开放态度。5月18日,英国央行发布了一份员工工作报告,列出了央行数字货币(CBDC)可能存在的风险和金融稳定问题的各种情况,这篇论文构建了三种CBDC模型。

巴哈马中央银行(CBOB)不断调整支付结构,以便发行巴哈马的第一个法定数字货币Project Sand Dollar。其发行数字货币的理由较为有趣,是为了加快刚刚遭遇飓风侵袭的这个地区经济的复苏。据悉,该国的法定数字货币将采用数字钱包的形式,通过智能手机应用程序进行访问。

通过这么多国家央行的态度可以看到,拒绝加密货币的理由千篇一律,发展数字货币的理由千姿百态。但无论是持担忧还是乐观的态度,数字货币都是在往前发展。从少数人的共识到国家和世界的认可,数字货币正以其独特的魅力征服着世界。数字货币的价值是否能获得全世界的认可不得而知,但小编相信,它的未来必定是光明的,可期待的。

此外,鸵鸟夜班编辑部还采访了DFG的投资总监吴彦君先生,给我们解读关于央行数字货币等方面的一些问题。完整采访如下:

鸵鸟夜班编辑:法国等国家都在积极研发数字货币,为什么在2019年形成了央行数字货币研发潮流?

吴彦君:听闻了一些新闻报道,法国目前政局和社会状态非常的糟糕:出现了一些罢工,游行示威等严重影响经济生产生活的活动。经济环境应该不太好,所以我觉得更多可能是时局差推动。不了解不做过多猜测。

鸵鸟夜班编辑:中国在央行数字货币的赛道上处于什么位置?

吴彦君:众所周知,我国研究了多年。很早开始研究比特币对经济金融的影响,包括数字货币。2018年姚前还在数字货币研究所担任所长的时候,就发表了CBDC署名论文研究。其实就是我们国家在数字货币研究一段时间的成果展示。目前在这方面是领先世界的。其实全球央行一直有关注,有一些概念和原型的想法。但可能最先推出的是我国的数字货币系统。

中国在弄数字货币,其他国家肯定也要研究中国央行数字货币会不会对他们产生影响。所以各国研究数字货币不一定是研究自己的,也可能是研究我们的。结论是目前不太清楚,因为更多涉及国家货币政策而不是技术开发。同样我觉得很多言之过早。

只能说是我国未来推出的话,起码可以让其他国家政府借鉴或者参考。对区块链行业技术应用和数字资产的应用落地是一种新的认识。

鸵鸟夜班编辑:央行数字货币会颠覆现有支付方式吗?

吴彦君:目前民间钞票支付已经大规模的被支付宝微信支付代替了。所以还剩下纸币支付场景非常的少,央行数字货币定位是M0应该更多是后面所说的场景。另外DECP流转起来,还是需要靠银行存取的。举个例子:你不能可能拿着纸币得到利息,不可能拿着纸币做股票投资,都得先存银行流转起来才行。从目前公布的消息我觉得是两种不同的场景。但是目前都只是推测。

鸵鸟夜班编辑:随着央行进入数字货币领域,老百姓是否会改变之前对加密货币的态度,这种共识会扩大到全世界吗?

吴彦君:目前这套系统并不是之前的区块链公链系统两个完全不一样的。这个跟对数字资产/虚拟资产政策不是一回事。我觉得老百姓主流的认识完全取决于监管和官媒。对世界影响更多的是国家货币政策,政府官员决策的事。这个没办法预判,更多是对政策的响应和支持以及出来后的解读。

鸵鸟夜班编辑:美国监管机构对加密货币的态度非常严谨,Libra还有可能推出吗?美国将来会不会推出自己的央行数字货币?

吴彦君:Libra的听证会,我个人觉得对数字货币认识有着推广作用,我国研究数字货币的相关部门可能很关注Libra一些情况。但是Libra未来的命运很难让人乐观。因为他既不是国家数字货币方案,也不是典型的去中心化欧美公链区块链项目。至于未来美国会不会搞数字货币这个问题,没办法预测,美国的立法系统其实也挺慢的,也设计比如大选,政治经济先后顺序受影响应该挺多的。就算要搞,他们也要研究和讨论好一段时间到底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完)

  • 0
現在財經
現在財經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