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关闭
現在財經

現在財經

发布于 2020-01-14 阅读量 2268

在全民造星的娱乐时代,区块链技术如何助力粉丝经济行稳致远?

在全民造星的娱乐时代,区块链技术如何助力粉丝经济行稳致远?

黄牛频出、数据造假……繁荣的粉丝经济背后藏匿的是一张张交易”暗网“,在全民造星的娱乐时代,区块链技术如何助力粉丝经济行稳致远?

文章/Darcy| 编辑/Never运营/Luo、Harry | 出品/星传媒

有两件东西是人们极欲得到的——面包和娱乐。

事关国人精神层面的“娱乐”,粉丝文化在物质和资本的煽点中站上了风口。经历了几十年的发展,“粉丝”这个特殊群体日益壮大,“粉丝经济”一词也逐渐跳入了大众视野。

2019年“双十一”,让人们再次见识了粉丝经济的力量。明星网红带货让产品卖到脱销,“口红一哥”李佳琦是当之无愧的带货王,5分钟之内,39款商品,3000多万围观、巅峰主播榜第一。据阿里高管保守预计,李佳琦一个人的销售额就“超10亿”。

在全民造星的娱乐时代,区块链技术如何助力粉丝经济行稳致远?

(“口红王子”李佳琦)

在这场消费大战中,平台、品牌、流量、粉丝交织,消费者们氪的不是金,而是情怀。

除了花钱支持偶像的品牌,为偶像投票、打榜、做数据、控评,也是饭圈人士的日常自我修养。在资本引领下的追星链条中,越来越多的粉丝愿意为心爱的明星豪掷千金。

然而,利润之下出暴徒。随着粉丝经济的不断发展,黄牛倒卖门票、数据造假、盗版猖獗等丑闻也频频爆出,如何挤出粉丝经济中的这些泡沫,成为亟待解决的问题。

2019年12月2日,人民日报发表《推动“粉丝经济”行稳致远》一文,文中明确指出,要善用区块链等技术手段,为“粉丝经济”营造良好的外部环境。

对于目前仍处于非规范阶段的粉丝经济而言,这无疑是一个改变的信号。

最懂“粉丝经济”的,是黄牛

“一般位置下,小男孩(TFBOYS)一张票净赚3,000,周杰伦的地表最强净赚500左右。”谈及转卖门票带来的差价,95后的萧萧很兴奋。

萧萧并不是职业黄牛,但是黄牛倒卖演唱会门票的巨额利润让追星的她获得了灵感,做起了兼职黄牛,只要有明星开演唱会,萧萧都会定时抢票,她说,手气好的时候能赚到一个多月的生活费。

利益面前,人人皆是黄牛。

正因为无法界定是正常的转票还是倒卖,黄牛成为市场上一块难以撕去的牛皮藓。

除了萧萧这种单张抢票出售的,更多的是手握大把门票的票贩子,也就是黄牛党。在门票如此紧张的情况下,黄牛党的门票来源成谜。

根据FT中文网《中国演出票价为何贵?》透露,娱乐圈有个不成文的规定,每次举办大型演出,演出商都要给各级主管部门、媒体、赞助商、推广宣传,甚至明星入住的酒店留有赠票,这些“人情票”加起来占到所有座位的30%—40%,也是可供黄牛党倒卖的门票。扣除了“人情票”,才是可出售票,也就是说,留给市场的依旧是绝大部分。

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演唱会门票经常在开售几秒内抢购一空,粉丝能够购买到的门票仅是发布数量的九牛一毛。那么,剩下的票哪里去了呢?

售票平台双面收割,粉丝维权无效

2019年8月,TFBOYS出道六周年演唱会在即,粉丝蹲点在手机旁等待门票开抢。然而,一放票,就出现了无法购买门票的情况,粉丝质疑售票平台在大量锁票后,将2/3的门票“拱手相让”给了黄牛。

另一边,趁虚而入的黄牛则喜笑颜开,手里攥着大量各个价位的门票坐等翻倍出售,有些票甚至飙升到了25,308元一张。

在全民造星的娱乐时代,区块链技术如何助力粉丝经济行稳致远?

(TFBOYS某演唱会座位价目表)

随后,王俊凯官方粉丝后援会发布长文,选择以公正的方式维权,恳请官方机构出面调查售票各方,并且要求主办方出面解决,一时引起公众哗然。

在全民造星的娱乐时代,区块链技术如何助力粉丝经济行稳致远?

(王俊凯微吧维权)

但是,维权最终以失败告终。售票方与黄牛的合作,早已是公开的“潜规则”。

一般操作是,售票方在正规网站放出少量门票,其他都转给黄牛销售。遇到票房好的演唱会,可以加价给黄牛,获取更高的收益。要是票房不行,就低价给黄牛,转移风险。

在这样的暗箱操作下,售票方既不会因为门票涨价遭到粉丝笔伐,又能多赚取一笔利润,实为双收。而由于信息不透明,被迫接盘高价票的粉丝,只有被割的份。

即便如此,黄牛对于粉丝来说依然是一个又恨又爱的角色。在一票难求、有价无市的明星市场,粉丝们往往将黄牛作为“一解相思苦”的门路。

2018年,被称为偶像元年,“粉丝经济”爆发,而黄牛们对粉丝经济的理解则是“业务早已不限于倒卖演出门票”,当下人气明星参加的新闻发布会、电影首映礼、综艺节目、明星生日会、各大颁奖典礼等,都是他们的“捞钱耙子”。可以说,黄牛是最懂粉丝经济的人。

数据造假:资本操控下的造星“神话”

娱乐至死的年代,数据即流量,流量即资本。

2018年,《偶像练习生》《创造101》等节目的开播,很容易让人联想到2004年80后90后们手握小灵通为“超女”“快男”们投票的那个夏天,这是国内开播的最早的两档选秀节目,也开启了粉丝造星的先河。

据统计,在第二届《超女》选拔赛中,全国约有15万名选手报名参赛、平均每周有2000万观众关注、收视率超过20%,短信投票的总数约3.27亿。假设以当时一条《超女》短信收费一元计算,仅短信收入,湖南卫视就收入3.27亿元。

在全民造星的娱乐时代,区块链技术如何助力粉丝经济行稳致远?

(演唱会现场图)

时间再次来到2018年,中国的偶像元年拉开帷幕,资本运作下,直播平台诞生,进而造出众多草根明星,当网红遍地,明星不再局限于荧屏,土偶、土创再度燃起粉丝的热情,粉丝对于偶像的决定权也随之变大,流量变现的渠道日益增多。

打榜、买水军、买代言产品、做数据……粉丝们追星的形式五花八门,也催生出不断壮大的粉丝经济。

然而,在利益的驱使下,行业内“流量造假”现象层出不穷,粉丝群体中存在的“刷单”“刷票房”“刷好评”等不良行为,也为明星自身带来诸多负面评价。

根据CDA数据分析师发布的一篇文章分析,2018年“偶练”大火的蔡徐坤在2019年3月的9条微博总转发量达1.3亿次,其中一个仅有7953个粉丝的账号带动了近3000万转发。“Ikun少女”小千向星传媒表示,最多的时候自己手握5个微博号为蔡徐坤做过数据,这种情况在圈内十分常见。

粉丝聚众为明星刷数据,流量严重注水,俨然成为“粉丝经济”一景。与此相对应的是,数据造假形成的一张张黑幕。

在2018年《创造101》的决赛直播中,选手刘人语的点赞数为730多万,但最终的实际结果显示只有711万,数据不升反降,这引起粉丝对主办方数据造假的严重不满。

与此同时,一张浮在粉丝经济上的数据造假链条网正在缓缓流动。

据观察者报道,除打榜数据外,粉丝数量、点赞量、评论量、阅读量等都可以买。某传媒公司提供的包括初级粉丝、仿真粉丝、精品真人粉等价格从45元/万到1000元/万不等,刷量点赞价格是3元100个。在很多网店,只需花费30元就可以增加一条短视频1万次的播放量,10元可以买200个赞、20元可以买500个赞,300元就能增加1万名粉丝。

此外,影视剧“刷流量”行为也很普遍。很多质量堪忧饱受诟病的烂剧通过这种方式,却常常成为收视率的座上宾。

2019年初,《人民日报》发表文章,矛头直指流量明星锁场、刷榜、买粉丝,而后其又连续发表微博,感慨“明星流量数据节节攀升,8亿网民不够用”。“紫光阁”则从1月5日至9日,连发4条微博,痛批流量明星,呼吁“没有高质量作品做支撑,那些拙劣的表演终将被揭穿”。

一边是粉丝经济的勃兴,一边是行业乱象的频发,随着新兴的区块链技术崛起,或许在防治此类乱象上有相应的对策可循。

区块链票务碾压黄牛

针对黄牛的存在,互联网分析家刘克泉曾指出,中国演出票务市场的问题本质并不在于票价高低,而在于票务交易黑箱操作、买卖双方信息不对称,解决问题的根本办法自然也就不是单纯的打低价票噱头,而是促进买卖双方信息对称,让票务交易更公开透明。

在这个问题上,区块链技术或能助力粉丝与黄牛一战。

众所周知,区块链作为当今备受关注的一项技术,有着去中心化、自治性、不可篡改三大重要特点。也就是说在区块链上,每一张门票从生成、传送、储存和使用的全程中都被加上了可追溯但不可篡改的标签,以此来鉴别真伪。在由主办方或者票务公司发售后,区块链上的消费者可以清晰追溯到买卖双方的交易信息,通过链上所发行的通证便可以购票,而票务销售方仅需设定好票务总量与兑换比例即可。

基于区块链技术的不可逆特性,所有的交易均公开透明,每一张门票的交易信息都会被记录到链上,无论是正常的购买行为还是不正常的倒卖行为都会在链上留下痕迹,疑似黄牛行为可做标记,确认后影响信任度将无法参与购票。

通过智能合约进行市场监管,粉丝能够“督察”这个过程中买卖双方的基本操作,更加快速地验证自己是否拥有一张真实的门票,黄牛的活动空间也将被大大压缩。

可喜的是,随着区块链+票务的发展,这一构想正在变为现实。

2020年1月1日,张信哲“未来式”世界巡回演唱会无锡站在无锡市体育中心体育馆举行。巡演现场大麦网购票用户全部凭电子票扫码入场,这是无纸化技术在国内大型演唱会现场的首次规模化应用,而无纸化技术尝试使用了区块链技术,实现票务流转全程可追溯,数据全部上链。

有了区块链技术做保障,也许在未来的某一天,粉丝们能真正对黄牛党说:“No”。

通证有可取之处

通证在数据真实和粉丝生态拓展上有可取之处。

明星投票数据造假一直为人诟病,却又无法彻底解决。而区块链技术作为防止舞弊和操纵的投票措施,能够使打榜投票更加透明和公正。

目前已有的区块链创新玩法是基于粉丝经济发行通证(TOKEN),通过区块链技术的防篡改、去中心化、透明和公开的特性,利用通证投票来保证投票、决策、调查、评测等场景中的公平、公开、公正,避免投票等结果被外界干扰,去除数据造假,让投票更可信。此外,各路明星、网红等也可以经由通证与粉丝互动,进一步实现“个人价值数字化”。

这一经济模型率先被“粉丝经济”发达的韩国采用。2018年2月,知名韩国女团T-ara宣布签约韩国大热的区块链项目ENT,发放其专属代币T-ara,团队称“用 T-ara 币与粉丝们互动”。

在全民造星的娱乐时代,区块链技术如何助力粉丝经济行稳致远?

(T-ara团队公开信)

除了明星发币,韩国的娱乐巨头SM娱乐在2019年9月也宣布即将发行自己的数字代币,技术部门CT-AI实验室主任Joo Sang-sik表示,公司的目标是开发一个区块链网络,通过加密货币投资艺人的作品,让粉丝更多地参与到娱乐生态系统中。在这个系统中,除了以真实数据为艺人打榜外,新闻发布会、电影首映礼、综艺节目、明星生日会、各大颁奖典礼等均可以对粉丝开放,让粉丝更直观地感受艺人的成长。

通过代币投票让粉丝与偶像在娱乐节目中互动,在这一应用场景中,区块链技术与粉丝经济十分契合。

此外,随着区块链技术不断被认可,国内对区块链+文化产业的畅想也逐渐增多。

2020年新年伊始,著名音乐人高晓松在微博上列出了他的新年愿望。其中有一条是“5G与区块链在文娱产业落成一两件事。”

在全民造星的娱乐时代,区块链技术如何助力粉丝经济行稳致远?

(高晓松的新年愿望清单)

高晓松对于区块链的关注由来已久,2019年初,高晓松前往母校清华大学做了一场关于《5G与区块链:文创产业的重要赛道》的演讲,谈论区块链和5G未来对于文娱产业的革命性创新。

高晓松认为,区块链具有去中心化、不可篡改等特点,未来倚靠区块链的通证经济在重塑版权价值,“众筹”解决资金需求、孵化内容IP,内容生态自生长等方面均能发挥极大的作用。

但是目前,区块链应用落地依然在不断探索阶段,在赋能粉丝经济的同时也出现了一些问题,其中牵扯的利益十分复杂,如何在区块链辅助下引领粉丝经济行稳致远,是2020年值得期待的。

  • 0
現在財經
現在財經

0 条评论